治疗康复首页 > 治疗康复 > 衣食住行

帕友故事|甘南行,帕友重走长征路(续)

服务帕友的 帕友网 8月31日

诗意和远方

 花湖 九曲黄河第一湾

节选自《甘南行  帕友重走长征路》

作者 西门

 

旅行第五天,目的地若尔盖大草原花湖和九曲黄河第一湾。由于部分路段交通管制,为赶时间,导游要求早上5点就出发了。

 

凌晨5点的大西北,漆黑一片,虽然温度才7度,倒也不觉得冷。大巴载着我们披星戴月地奔向花湖,窗外漆黑,因为起得早,一车人都很安静地休息,我毫无睡意,用目力辨认车窗外的绰约的山形,从模糊难辨到渐渐清晰,天亮了!清冷的早晨,草原被厚厚的一层凝雾笼着,弥漫在地平面,把此刻的草原染成烟白。太阳露出东山,放着冷冷的金光,宁静的草原上,只有我们的车在飞奔、飞奔,追赶朝阳。我们要做今天花湖的第一批游客,尽情地欣赏花湖从睡梦中被唤醒动人的模样。

 

花湖位于四川境内若尔盖与甘肃郎木寺之间热尔大坝草原,是一个天然海子。花湖所在的热尔大坝草原,当年红军长征就是在这里多次过的草地,这里留下了许多遗迹和感人故事。今天能来这里看看非常有意义。

 

 

检票入园,景区有交通车把游客送到湖边。此刻,偌大的花湖就我们几个人,好不恣意。花湖这里的草地与我们之前看到的桑科草原和甘南草原不一样。草,绿油油的,比较长,也很茂密。铁栅栏分割的景区以外,一望无际草地上有非常多的牛羊,草肥水美,这是花湖给我最初的印象。走在景区栈道上,脚下是沼泽,一簇簇青草根扎在水里,叶迎向阳光,一垛一垛地点撒在水面,这片水域被装点成一个巨大的盆景。此刻,金色的阳光映着水面,闪着粼粼波光,远处的山峦云遮雾绕,不由得想起一句诗“青海长云暗雪山”。

 

走在长长的、蜿蜒伸向湖心的栈道,手里的相机噼噼啪啪拍个不停,站着的、坐着的、舞起来的,你拍我,我拍你,当然还拍了我们在“重走长征路”旗帜下的合影。我们跳着、唱着、笑着、闹着,声音载着快乐散播出去,飞向遥远的天际。水鸟也被我们吵醒,悠悠地穿行在“草垛”间觅食,毫不惧怕我们对着的镜头;湖心,有鸥鹭时而掠过水面,时而翱翔蓝天,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片美景里。随着阳光升起,花湖呈现它最美的景色:天空蓝得更深邃,平静的湖面仿佛一面魔镜,蓝天白云、远山近影,全都吸入他的波心,倒映成趣,一步一景,移步换景。大美花湖,寥廓而壮美,灵动而清丽。走在这如画的纯净画面里,思绪信马由缰,要是九百六十万版图都是这样的环境,那该有多好。

 

这次来花湖季节不对,没能看到草地野花芳菲的花湖美景,留下点念想。虽然旅行归来多时,花湖的美一直在脑海里萦绕,翻看拍回来的照片都会勾起回忆心绪难平。

 

 

花湖是诗意的,这诗意唤醒我们内心的超然与浪漫,套用一句著名的话:花湖,我们来过便不曾离开。

 

离开花湖,下一站唐克,去九曲黄河第一弯看日落。因修路,花湖到唐克一路颠簸,走走停停,差一点赶不到目的地,好在有惊无险。黄河母亲河,发源于海拔4500米的巴颜喀拉山,流经四川境内,在若尔盖县唐克乡索克藏寺院脚下蜿蜒流淌,形成了这著名的景点。

 

来到景点,已是17.30,观景台建在寺院后的山丘顶,登山道沿山脊修建蜿蜒而上,目测有一千多级台阶。考虑到累了一天体力消耗大,也考虑到万一走得太慢,错过最佳观赏时间,所以我们一致决定,乘登山电梯上!

 

高度决定视野,站在丘顶看风景果然很美。黄河在这里由远而近地拐出几个大大的“S”弯,如镜的水面在阳光下泛着粼光,随着太阳西下,由白到红,变幻着颜色。俯瞰眺望眼前蜿蜒的黄河,从地平线飘来,划出了一道大写意的弧线,优雅而灵动,像戏曲的水袖,又像舞蹈的长绸,不!是他们模仿的黄河。谁能想到,咆哮奔腾、不可阻挡的黄河,会有如此婀娜、风姿绰约、如此温婉大气的一面。大千造就了这绝世美景,也造就了黄河乃至中华民族“宁静致远”平和的处事态度。

 

黄河

九曲黄河第一弯,在它流过的这片土地上,草原满目葱绿,高原丘陵像一个个小岛浮于水面,整个画面平坦中有起伏,宁静而不单调,水连天,草连水,茫茫苍苍一路向东,走出西北,穿越中原,奔流到海。惊讶于夕阳下九曲黄河的嬗变,手中的相机不停地拍下每一分每一秒他的变幻,一直目送到日落西山,目送黄河第一弯暗淡在天幕下。能看到这么美的黄河,此行圆满了!

 

 

 

编者语

再次细细品味这份旅游杂记,忍不住要为我们帕友打call! 为了诗意和远方的生活,用热情和毅力为自己的生活抹上重彩,我们跳着、唱着、笑着、闹着,声音载着快乐散播出去,飞向遥远的天际。好有风采的一幕!

 

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