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友生活首页 > 帕友生活 > 我的故事

婺源游记

上海西门

你不懂,这是一种有组织有追求的自虐和腐败活动,和你们坐在车里游山玩水是两码事。”----给一个同学回完短信,我继续收拾背包。相机、电池、衣服、方便面、牛肉、纸巾、牙刷、常用的药品……这时脑子里会幻想有几架摄影机在不同地方同时偷拍各驴友的准备工作,像拍摄黑帮分子决战前准备枪支弹药一样,一组组快速闪回的特写,发出很牛逼的声音。

轻衣快马,月黑风高,心情没有理由不好。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兴奋,24号的晚上,我们出发了。背上是高高的大包,手中还拎着大大的袋子,这,是腐败物资。

一路上,领队“前程”在车里不停的卖弄着风骚,惹得姑娘们咯咯咯的笑,银铃般的笑声让我们放松下来。玩了几个游戏之后,大家躺在座椅上进入了梦乡。窗外,车子正驶在高速上。

这家做的包子好好吃哦….”,“我从来就没吃过这样的辣包子,真想买20个带回去….”。一般的,年轻人总会给你带来一些惊喜,让你知道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但终究还是他们的。从第一天的早上,我就发现了,正如我一直自许的高不可及的道德底线一样,两个女游客对于腐败,有着很高的追求。

25号上午,我们到达下晓起,迎面走来一个老者,就是婺源驴友网上流传很久的汪老师。汪老师带着我们在下晓参观民居,做了细致的讲解----古朴的村落,细致的建筑还有木艺的点点体现,可那两个吃货嘀嘀咕咕说着肚里没食,已经开始掂着中午吃饭的事了,在这里鄙视一下吧:)走完一圈我们终于在那个农家饭厅坐下,红烧荷包鲤,鲜笋炖土鸡,各种山野时蔬,被陆陆续续端上桌子。大家顾不上矜持,开始大快耳颐。

此次婺源行,众驴包车前往,不算司机,共10头。贱贱的远大前程,二当家心台,英俊的会计、郁闷的杀手----包子,表情夸张的老毛,大眼睛的检察官闲情,年轻的让人大跌眼球的盖头大哥,说话颇具领袖气质的小费,还有两个才女搭档,号称江湖。

新人入局,照例是要低调些的,不过大家一路上调侃,很快便熟稔了。前程以多年经历,教我们这些年轻人做着各种游戏。15个问题猜人名,猜到最后,一个前程以为很难的“杨乃武”,被老毛一下猜中,令我啧啧称奇,心想前程的贱果然已经是老驴们领教过的了。路上,大家妙语如珠,吉光片羽,拾不胜拾。而且什么样的ID到了游牧都要经过一番改装,每每使人的记忆力变得飘忽起来。像俺,出身在70年代末,本姓“上海”,名“西门”,可经过大家的一番改动,俺的名字变成“大官人”,以至于路上各处集合查点人数时,大家嘴里时常问到“大官人来了吗?”

车子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傍晚我们在庆源古村落宿。匆匆吃完晚饭,夜已黑,山脚下可以感到一阵阵的寒气。主人端来火盆,大家围坐在火盆周围,有聊无聊的侃了一会大山,把火盆里的炭拨的更旺些,我们不迭得忙起了杀人游戏。

暮色四合,四围群山沉甸甸阴森森,如怪兽盘踞,令人肃然。面前的炭火哄得人春心荡漾。

我不知该从谁的角度诠释当晚的杀人游戏过程,就像我不知道该怎样讲述森村诚一的推理小说一样。灯影幢幢里,每个人的脸都显得很无辜,每个人的眼睛也都写满深不可测的杀机。有些人总被大家认定为最可能的杀手,譬如包子;有些人做了凶手却仿佛永远是天生的良民,譬如美女组合里的小姜;也有些人你明明怀疑是他所为却总是找不到恰当的逻辑,譬如贱贱的前程。

接近最后一局的杀人几乎耗尽了所有人的脑汁,在法官最初给警察的判断下了一个错误结论后,警察失去了方向,杀手开始肆虐杀人。幸好,以前程多年的经验,出奇的冷静分析,抓住了最后一丝希望,双方打到警匪PK和局结束。有过一些山局经验的我发现一个真理,在山局里,女驴的精力总是出奇的好,杀人到深夜,山驴们分分打熬不住,回窝歇下了。两头新驴已经杀至亢奋,而我们也发现,面善的包子也幸运的做了一晚的杀手,当然,难忘的还有小费留下的遗言:“我已经去了,你们,要好好的团结在以警察同志为首的周围,齐心协力把杀手找出来……”。以至于接下来的几天里,每当我开始怀疑余下的几人里谁是杀手时,总想起领袖那抑扬顿挫的“….要团结….”的话语。

当所有的山影都黑沉沉地睡去,远远近近的屋檐都熄灭在无边的玄色中,你才能感到,静,自有一种潜在的威慑。但这静似乎一直夹着秋虫的吟哦,犹如寂寞青灯下的木鱼与铜磬,魑魅魍魉,清清泠泠,直让山魈啼泣,秋娘黯然。屋内陌陌,身边的老毛早已鼾声大作。俺合衣躺下,辗转难眠,犹自思考对人生的坚持与怀疑。

竖日,我起了个大早,热水洗了个头,清醒一下昨晚杀人过多浑噩的脑袋,约上小费一起出村。沿着梯田上山,放眼望去,村落里雾气氤蕴,仿佛置身陶公渊明之桃花源里。太阳初升,沿着山脊射过来柔柔的光线,雾气渐散,古村的檐檐角角都落在眼里。

步行错入了偏道,打了折扣的记忆就像雾中的山涧,只记得眼前树影婆娑,远处则一派茫然。我不缺走山路的经验,却初晓在山里没路找路的痛苦。四周的山在虚无飘渺间,胳膊总像打了石膏一样耸着,去阻止树枝荆棘刮在脸上。终于摸回了主路,不知山的轮廓为什么总是如此动人,云开雾散的早晨,俺站在凉意袭人的风中,看远近的碧螺如黛起起落落,胸中荡起的豪情,只有去过的人才能体会。

下山途中,遇到早起上山打柴的村民,他们看到这些城里人也居然有兴致早起上山,而且一不割柴二不采摘,很是诧异。在我和小费的请求下,一位老哥掏出弯弯的柴刀,给我们一人砍了根绿竹杖。为了纪念婺源的山,俺将这根绿竹杖一直带回上海,放在卧室的门后。

上午司机开车送我们至官坑,将淄重放在车上,大家开始徒步那段古驿道。沿着溪水,我们走在路上。这是一段比较轻松的山路,山货们有说有笑,很快便到了一个经典的扎营地。地席铺下,埋锅造饭,旁边有的是干洌的山泉。腐败物资纷纷出囊,小费甚至嚷着要做羊肉泡馍。新疆的馕,羊肉串,煮面,牛肉,青菜,玉米肠,金枪鱼罐头,现烧的肉丸三鲜汤,果酒,咖啡,二锅头……这日子,真他娘的美啊。躺在草地上,看着四周迷人的山色还有那“万里无云的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的蓝天,听着山泉的潺潺,吃块酱牛肉,呷口二锅头,我想,神仙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接下来的山路有点小坡度,众驴唱着儿歌,讲着笑话,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开始下山。

我一直以为,山的魅力不在于它的海拔要有多高,要紧的是有个性;就像火要有焰,旗要有风,美女要有态一样。很多山让人过目不忘,都因为有着变化各殊的法相,壁立千仞也好,飞瀑长泻也罢,总有一种灵气撼动人心。走在石阶上,有机会望一下后面的山,莽莽苍苍,前面夕阳如血,心中一凛,这是全程中看到的最养眼的景色,于是拿出相机纪念了一下。

夜车到理坑,张罗饭食,老毛亲自杀鸡剖鱼,大家开怀畅饮,饭后杀人,一夜无话。第二天早起至清华镇看彩虹桥。紫阳镇午饭,又是土鸡汤,在这家禽流感肆虐的日子里,众驴顶风做案,消灭了一只又一只土鸡。回到上海,已是晚上8点。

记得那夜围着火盆谈读书,聊到狄更斯,聊到海明威,聊到许多许多。想起一个朋友的文章,说的是爬一座山行一段路,听起来不如读一本书那么高雅,但所获得的未必就比读书少。当有一天,你不能用足迹亲吻那些山峦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对别人说:“那时,山,正如你想象的那样青;天,也如你想象的那样蓝。”那些触觉真实的留在掌心,而不是留在地图册里......

 

****************************************************************************************************

为帕友旅行支点招,帕友旅游小贴士

事先为旅行做好计划,因此最好避免长时间的旅行。

不要临出发前调整药物,如果你的药物治疗方案需要发生变化,最好在外出前就早早开始新的药物治疗方案,这样就能提前监测药物的疗效,且能在外出前调整药物剂量。

选择坐车旅行更容易,避免超过3小时的飞行,长时间坐着会使你的行动变得困难。如果你一定要选择飞机,尝试着在飞机上行走。

有同伴相陪不仅仅使旅途更加愉快,还能在你发生无法预料的困难时给予你及时的帮助。

外出时随身携带足够的药物。

确保住所的交通便捷,入住的房间最好在底层,或靠近电梯。

旅行时最好选择双肩背包,这样你的双手可以做其他事。

详见:http://pajo.weixinsale.cn/contents/8/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