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康复首页 > 治疗康复 > 心理情志

和谐与帕金森病

作者滕美文

和谐与帕金森病看似风马牛毫不相关的事情,和谐是关乎社会的一个问题,属于社会学的理念;帕金森病是一种疾病,是病理医学的概念,为什么要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因为社会和谐是建立在个人内心和谐的基础上,如果全国280万帕金森病患者(如果以一个家庭3.3人口计算的话,那就是800万,相当于一个武汉城的总人口)自我不能和谐,那怎么谈得上整个社会的和谐呢。

一个和谐的社会必须要做到人与自我的和谐,人与他人之间的和谐,人与环境的和谐。但是客观的说,这三点我们基本是都没有做到,没有做好。为了达到真正的和谐,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我们的社会都应该有这样的意识和作为。

一、帕金森病患者与自我和谐是关键

我们都知道外因只是变化的条件,而真正起作用起变化的是内因,就像石头和鸡蛋同样的太阳下孵化,石头永远不会孵出小鸡。根据心理学理论,人之所以生病,是因为自已的本我和超我不能达到平衡、协调,讲的通俗一点就是我的意识不能接受我的生理症状,这就是自我的不和谐。这种不接受自己的状况不仅没有减轻生理上的痛苦反而增加了精神负担,不仅自己难受,更让身边的人无所适从。而同样是帕金森病患者的拳王阿里,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出现行路摇摆不定和说话模糊不清的症状,但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幕式上,仍出现阿里高擎火炬的壮观场景。他的行为证明了帕金森病人只要能做到与自我的和谐,同样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学习、工作。

二、人与他人和谐是基本点

人是群居动物,不论社会进步到何种程度,人都不可能脱离群体独处,在这个群体中需要关系的连接。好的连接,和谐的连接就是对他人接纳、关爱和互助。

帕金森病患者由于疾病的关系,会有手颤脚颤、嗅觉下降、焦虑抑郁等症状出现,出于种种的原因,许多帕金森病患者会主动的把自我封闭起来。这时作为帕金森病患者的家人、亲戚、同事、领导我们应该怀有一颗悲悯之心。悲悯不是怜悯、不是可怜,而是理解、接纳。崔亚的爸爸患了帕金森病,要死要活的,整个家庭不得安宁。崔亚接纳了父亲的现状,他不是医生但是他主动的去了解帕金森的患病原理,帮助父亲记录服药后的症状波动,陪着父亲锻炼,每当父亲发病的时候,他总是不离不弃,陪伴在旁,帮父亲按摩。在他的努力下,半年后爸爸的病情得到控制,情绪也开朗了,整个家庭也趋于稳定和谐。可惜的是有多少人能象崔亚一样接纳包容我们的帕金森病患者。

三、人与社会环境和谐是保障

社会环境的和谐是帕金森病患者生存的保障。帕金森病患者除了有手颤脚颤、嗅觉下降、焦虑抑郁的症状,他们的生理需求和生存需要和正常人没有两样,他们的智商和情商也和普通人没有很大的区别。如改革开放的先驱邓小平早在80年代就患上了帕金森病,在患病后的十几年中他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方针和措施为,这些方针和措施为我们今天创建和谐社会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他的功绩是无人能比的。我们只是希望社会把对帕金森病患者的接纳范围扩展得更大更广,能有一个法律的保障机制,让帕金森患者有一个自食其力,体现自我的机会。

我相信如果我们在这三方面都努力的去做,而且做好,那么这就是帕金森病人的福音,也是全社会对和谐社会理念的具体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