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友生活首页 > 帕友生活 > 我的故事

苟且和远方的田野——写给我的患者朋友们

苟且和远方的田野——写给我的患者朋友们

(转自“协和王含”微博,感谢协和医院王含医生的授权发布)

这几天,一不小心,朋友圈里被一首歌刷屏了。我也被歌词洗脑了。歌的名字叫“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周末值班,路上,我小心地问Uber司机,有没有听过这首歌。因为我怕我放出来,而他已经听烦了。他说没听过,而且一脸好奇。于是我打开了外放,跟他一起分享。大望路的十字路口永远拥堵,人群穿梭,间或有人乞讨和往车窗上插售楼广告,不敢开窗,因为又是一个雾霾天。他问我,这歌写什么的?我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没有经历过痛苦挣扎的人,不足以语人生。他是接近九零的八零后,其实我很羡慕他的一脸茫然。做为一个母亲,我希望我的孩子听不懂大人之间心领神会的话。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说人话就是,生活不止是每天面对的浑浑噩噩和疲于奔命,还有理想和未来。十足的励志片!屌丝逆袭、浪子回头的镜头瞬时让人热血沸腾。青春不应该被虚度,不应该得过且过。

得过且过。苟且在字典里是这个意思。我不由得想到了我的帕金森病人。想起我在《处病哲学》里教他们要逆来顺受、得过且过。我是不是错了?我是不是应该鼓励我的病人们去拥抱诗和远方?

有些人其实是这么做的。我有一个病人,生活富足,家庭事业稳定。在得知自己的诊断并经历了短暂的颓废之后,开始天南海北地旅行,沿途拍下美丽震撼的风景,那独特的视角和对生命的理解,让我们这些身体健康的人都不觉为之赞叹!他是真正地拥抱了远方。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比如另一个病人,家里条件不好。原本是泥瓦匠,得了病以后不能干了,为了生活,他改成卖早点。随着病程的进展,药效开始变差,每天早上吃完药,能开(症状改善)大约两、三个小时。他就利用这段时间卖早点。来我这里看病的时候,他居然并不像我想象的一般愁眉苦脸,他的要求也很简单:期望开期能够再多一点,这样下午他能做一些准备。接触的时间长了,我也了解了一些他的生活,他最大的愿望是把孩子供上大学。这是他的远方。

还有的时候,远方可能只是心里的一个美景。还是说那个住院十年了的运动神经元病患者吧,他四肢都不能活动,可他经常去“旅行”。闭上眼,他想象他曾经去过的地方:古堡、大海、雪山、沙漠。。。疾病限制了他的肢体,可限制不了他的想象力。有时我们查房去晚了,他已经戴上眼罩在睡觉,嘴角带着微笑。我猜,他可能又去旅行了吧。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有一个经典镜头:安迪把自己锁在监狱的播音室里,播放在旧书堆中找到的唱片《费加罗的婚礼》。电影中,安迪把头舒适地枕在双臂里,眼神安静而满足。我觉得,那一刻,他应该是看到了诗和田野,那是本应该属于他的远方。监狱可以囚禁他的脚步,但是囚禁不住他对自由的渴望。

我觉得得过且过没有错。无论是克服身体上的不适去旅行,还是忍受生活的艰难背负责任,或是暂时忘记自己身体的不自由让想象力驰骋,他们用得过且过的方式到达了、或正在奔向他们的远方。我们可以说这是得过且过或者苟且,但这种与苦痛生活的正面交锋又何尝不是一种勇敢与坚强?在这种与平凡的、苦难的生活日复一日地纠缠中,活着就是胜算,就有机会,就有可能到达远方。

我的一个朋友在我发在朋友圈的这首歌下面回复:生活不止是诗和远方的田野,还必须有眼前的苟且!

我觉得,只要心中有远方,一切得过且过都不应该被叫做苟且。